最恶劣的剥削雇员案例: 每小时只付$6 老板入狱

雇佣关系案例剖析

最恶劣的剥削雇员案:

每小时只付$6

一对孟加拉裔的夫妇在奥克兰开咖啡馆,他们严重违反新西兰最低小时工资标准,每小时只付$6新元(新西兰最低工资标准现为$17.70),而且让雇员长期无报酬超时工作,也不按假日工资标准支付薪水。

 

新西兰移民局说,这是他们所处理的剥削雇员案中最恶劣的案子之一。 

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在法庭上

在重注劳工权益、讲究法治的新西兰,穆罕默德(Mohammed Atiqul Islam)和艾哈迈德(Nafisa Ahmed)夫妇为他们剥削雇员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他们被判双双入狱,穆罕默德被判处四年零五个月监禁,他的妻子艾哈迈德被判入狱两年零六个月。

华社知名的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 女士说,这一惩罚力度“前所未有”。 

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来自孟加拉,现在都是新西兰公民。他们在奥克兰中区Sandringham经营着“皇家甜点咖啡馆”  (Royal Sweets Café)。新西兰移民局(INZ)指控他们2014-2016年剥削5名雇员,并欺骗性地安排两名孟加拉国厨师进入新西兰为他们做工。

 

皇家甜点咖啡馆的食品

这两名厨师是从孟加拉的报纸上得知招工广告来新西兰的。他们没钱买机票,是借这家咖啡店老板钱上路的。他们来后打工还债。满怀憧憬的两名厨师没想到咖啡馆的工作环境是那么糟糕,他们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一周7天,没有休息日。得到的报酬是每小时6新元甚至6新元都不到,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

 

两名厨师一人不会讲英文,另一个人是个文盲,就连孟加拉文都无法读写。 他们一来,护照就被老板穆罕默德没收。

一名受害厨师表示,他在孟加拉也没有这么长时间连续工作不休息,他担心自己会“累死”。

他说,有一次他告诉老板他实在太累了不能上班,结果遭到训斥,老板说不能工作就回孟加拉去。 

奥克兰地区法院法官Brooke Gibson说,5名受害人特别是那两名厨师们“遭受了严重的苦难”,得不到任何帮助。他说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是“故意和有系统地剥削这些弱势的人”。

公诉人 Jacob Parry 说,因为长期长时间工作,两名厨师腿部和手部都变得肿胀。

 

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不顾雇员所持的是临时签证,要他们违反签证规定长时间工作,最终,他们严重剥削雇工的违法行被曝光。

穆罕默德(Mohammed Atiqul Islam)今年30多岁,是公司董事,他被控十项剥削罪名和七项其他与移民相关的罪名,这些罪名全部成立。他还被判三项试图妨碍司法公正罪。

 

他的妻子艾哈迈德是名会计师,被判七项剥削雇员罪名成立,这七项控罪与五名受害者有关。

 

艾哈迈德先前辩称说是因为现金流问题才没有支付雇员薪水。 

 

艾哈迈德的律师替她辩护说,一名工人担心“过劳死“完全是夸大其辞。该律师说,甜品咖啡馆雇员的工作条件远远好过其他类似雇员剥削案的情况。

 

艾哈迈德的律师试图为她减轻罪过,说她没有参与咖啡馆的的日常运作。

 

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的两名律师都要求法官判这对夫妇家庭拘禁。

 

但法官吉布森不为所动。他说艾哈迈德帮助她丈夫违法,说他们夫妇对自己的违法行为没有任何悔意。

吉布森法官说,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都知道新西兰的最低工资法,他们都接受过大学教育并在本地工作过几年。

 

法官先生说,他们操控并剥削自己社区的同胞,证据显示这对夫妇的剥削行为是经过“算计”并且是“预谋”的,是出于商业利益。

 

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被判双双入狱。穆罕默德的刑期是四年零五个月,他的妻子艾哈迈德被判入狱两年零六个月。

 

新西兰移民局助理总经理Pete Devoy (上图)对审判结果表示满意。他说,这个案子向社区发出了一个强烈信息 – 剥削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Devoy先生说:这种剥削行为是针对人类自尊的犯罪。

 

Devoy先生赞扬几名受害人有勇气告发剥削他们的老板,从而让这起案子引发移民局关注并展开司法调查和审讯。他说受害人不该遭受这种折磨。 

新西兰移民局代理总经理Jock Gilray 说,剥削移民工是非常可恶的行为,它损害了人权,给新西兰大部分遵纪守法的企业带来不公平竞争。 

案例点评

对于这桩恶劣的剥削雇员案子,毛传媒请到新西兰雇佣关系法顾问May Moncur 女士进行点评,下面是May Moncur的说法。 

May Moncur 

移民社区违反雇佣关系法

现象很普遍  

 

因为剥削移民,雇主被判刑四年多,这样的惩罚力度是从来没有过的。

 

遗憾的是,这个案子反映出来的问题并不令人震惊,因为在新西兰移民社区里,类似的违反新西兰雇佣关系法的案件可以说是相当普遍。

很多持短期签证的打工者,因为自身可能有违反签证规定的行为,受雇主恐吓或者不愿或是不敢得罪雇主,不大主动举报雇佣关系中的违法侵权行为。如此的“忍辱负重”,客观上助长了雇拥他们的老板- 那些违法者-的嚣张气焰。

 “民不举,官难究”,很多侵权和剥削行为就此被双方掩盖起来。对移民的剥削会引发很多社会问题,其负面影响不仅仅局限于移民社区。这也不仅仅是劳资关系问题,它关系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这个案子的判决应该让很多有问题的雇主警醒:移民剥削不仅仅是简单的劳资问题,不是经济赔偿的方式就可以解决的,案情严重的要承担刑事责任。 May Moncur) 

侥幸逃脱人口贩运罪

值得一提的是,穆罕默德和艾哈迈德夫妇还被指控“人口贩运”罪,不过经过冗长的审理,最终罪名不成立。 

 

新西兰法律史上很少有人被控人口贩运罪,首例人口贩运指控于2015年8月由新西兰移民局提起。

 

第一个被判定犯下贩运人口罪的人是Faroz Ali(阿里),他于2016年12月被判处9年零6个月的监禁,并被判处向受害人支付28,167美元的赔偿金。(详见美国批评起作用?新西兰首次有人被裁定犯下贩运人口罪)。

 

阿里的律师Mohammed Idris Hanif 后来因故意向新西兰移民局提供虚假和误导性信息而受到惩罚。

 

Hanif 被剥夺了律师资格

 

Hanif 律师去年9月被判处10个月的家庭拘禁,还被勒令向受剥削的三名斐济工人支付赔偿金。

 

上周,Hanif律师被新西兰律师业法庭剥夺了律师(barrister和 solicitor) 资格。 

 

人口贩运是世界上第二大犯罪,每年可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相关阅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