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选:一场官司催生的新西兰首位大陆背景的华人议员

前  言

王小选先生是新西兰第二名华裔国会议员,也是首位进入新西兰国会的第一代大陆移民。这段历史要追溯到2004年。

 

王小选先生
其实,王小选是2002年代表行动党参加的国会选举,那年选举行动党获得9个席位。党内排名第10的王小选与国会失之交臂。
没料到的是,行动党的一名国会议员因贪污被行动党开除,此人随后做起了“独立”议员。行动党不满自己国会议席缺了一个,在国会的代表性受到削弱,于是打起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誓要把那位占据行动党席位的“独立”议员赶出国会。最终,行动党打赢官司,按照党内排序,王小选递补进入了国会。
 
一场官司催生了一名华裔国会议员,这看似偶然的事件其实蕴含着历史的必然。新西兰1996年开始实施MMP选举制度,少数族裔、社会边缘群体的代表有机会依据党内排名进入国会。MMP实施当年,移民自香港的黄徐毓芳女士成为新西兰第一位华人议员。
.
到了2002年选举年,国家党、工党、行动党和进步联盟党都纷纷推出华裔候选人。华人参政,受到了主流政党的鼓励和支持。
 
历史的必然性常常是通过偶然性表现出来的。回溯历史,自然离不开回味那些丰富了历史的偶然瞬间。

王小选终于站到国会大门口

2004年11月18日在新西兰司法上是一个有意义的日子。 

这一天,成立没多久的新西兰最高法院判决了它审理的第一宗官司。以往,新西兰人要想得到最高法庭的终审裁决,必须经过英国枢密院。
这一天,也是行动党历史上的一个大日子。经过高等法院﹑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的审理、上诉、再审理, 行动党终于赢得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 终于能够如愿以偿,按照法律将原行动党议员、后为独立议员的Donna Awatere Huata女士赶出国会,从而恢复其在国会的九个席位。
 
这一天对新西兰华社来说,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最高法院的裁决意味着继黄徐毓芳之后,新西兰将诞生第二位华裔国会议员。
 
这一天﹐对王小选先生来说是自然是终生难忘的日子。在经过18个月的漫长等待之后,他终于站到了国会的大门口,将成为新西兰第一位移民自中国大陆的国会议员。
 

新西兰国会辩论大厅
行动党:来之不易的胜利
行动党在2002年的大选中赢得了9个国会议席,其中一位议员是位毛利女士,名叫 Donna Awatere Huata。 
 

Donna Awatere Huata女士
Donna Awatere Huata进入国会没几个月,新西兰媒体The Dominion Post 2002年12月刊载了一系列文章,揭露她和她丈夫滥用Pipi基金会的钱财。这个由纳税人资助的基金会本来是专门用来帮助提高儿童阅读能力的。但Huata被揭露不管是自家的果园管理还是自己做减肥手术亦或是是给她孩子交学费,她都敢用基金会的钱买单。
 
这些指控当然令行动党大为紧张和尴尬。2003 年2月,在Huata拒不向党内说明真象并撒谎说她是通过节食减肥的情况下,行动党失去了对她的信任﹐随后把她开除出党。
 
到了2003年11月4日,新西兰严重欺诈罪行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SFO) 指控Donna Awatere Huata和她的丈夫Wi Huata 犯有欺诈罪行和企图妨碍司法罪。
 
SFO经过调查对她和她的丈夫提出19项控罪,一旦这些罪名成立,Huata有可能被判监10年,她的国会议员职位到时会自动取消。但问题是奥克兰地区法庭对他们的审判可能要到2005年下半年才开始。而那时,下届大选可能都已经过去了。
 
于是,行动党在2003年11月10日试图根据旨在保障国会议席比例制度的《选举诚实法》 ( Electoral Integrit Act), 向议长请求将Huata从国会中开除,因为她已经不是行动党的成员,她所佔据的行动党的国会议员职务应当腾出来。
 
然而,国会议长宣佈Donna Awatere Huata为独立国会议员。
 
行动党于是到高等法院同Huata打起官司,想把她逐出国会。2004年2月19日,高等法院判决判行动党胜诉,说行动党可依照法律用另一位议员候选人来取代Huata所占据的国会席位。
 
没想到心有不甘的Donna Awatere Huata对判决结果进行上诉。2004年7月,上诉法庭推翻了高等法庭的判决。
 
上诉法庭裁决Huata并没影响到行动党在国会的议席比例,因为大多数时候她都是站在行动党的立场投票。法庭还说是行动党自己要开除她, 才导致行动党在国会的议席数目下降。
 
上诉法庭的裁决令行动党前党魁Richard Prebble非常恼火,他发誓一定要把Donna Awatere Huata撵出国会。他说,Huata如果作为独立国会议员平安无事呆到下届大选,她就有权终生享受包括折价机票在内的国会补助,但是只要有他在,她就休想得逞。
 

行动党前党魁Richard Prebble
 
2005年10月5日﹐一心要把Huata拉下马以恢复自己在国会九个议席的行动党锲而不捨,把这场官司打到了新西兰最高法院。
 
行动党要求最高法院裁决Huata作为独立议员的行为损害了国会议员比例制,所以应该将她逐出国会。
 
11月18日,最高法院终于宣佈行动党胜诉。最高法院的裁决给行动党将 Huata驱逐出国会打开方便之门。
18日开庭这天,惠灵顿最高法庭宣判室裡挤满了人。许多新西兰政界、商界的知名人士都来旁听案子的审判。座位坐满了,许多人干脆坐在走道上。
 
首席法官、女爵士Sian Elias在宣判中说,最高法院的五位法官一致认为, Donna Awatere Huata现在已经是一位独立国会议员,行动党“有道理”认为他们现在只有八名议员, 而不是2002年大选结果所产生的九名议员;从法律角度来讲,行动党可以要求国会议长宣佈她原先所在的行动党席位为空缺。
 
法官Andrew Tipping在法庭上说, Huata不可能既是独立议员﹐又能代表行动党。
 
几经周折的官司终于有了结果,在法官宣佈最后决定的时候,Huata面无表情。当时的行动党党魁Rodney Hide先生和前党魁Richard Prebble先生互相拍拍对方膝盖,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法庭宣判结束之后,Rodney Hide先生说:“对新西兰的纳税人来说,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是纳税人在支付国会议员的薪水。”
 
Rodney Hide 在法庭判决之后一小时就将事先准备好的请求把Donna Awatere Huata开除出国会的信交给了议长 Jonathon Hunt先生。
 

行动党前党魁Rodney Hide
第二天上午, 国会议长Jonathan Hunt宣佈,根据法律Donna Awatere Huata被驱逐出国会;议长给了她一周时间来清理自己的国会办公室。
行动党终于恢复了在国会的九个议席﹑恢复从国会领取高达10多万的国会议员资金援助和其它权益例如增加在国会辩论时的提问时间。
 

法庭判决后,王小选同行动党党魁Rodney Hide(右)走出法庭
Huata 有啥损失
Donna Awatere Huata被驱逐出国会,个人损失包括约$150,000 的年薪和津贴,还有担任三届国会议员之后可以享有的包括折扣机票在内的终生补助。
 
Huata还失去了作为现任国会议员可以享受的免费国内航空旅行和半价国际航空机票,加上免费乘坐出租车、免费使用手机等其它补贴。
 
Huata的女儿现在也失去了工作﹐因为她是Huata的国会秘书。
 
Huata不但要支付自己的法律费用,最高法院还裁定她必须支付部分行动党打官司的费用。
Huata在法庭判决之后对媒体说,她打算休息几个星期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她在她国会办公室的门上贴了一张字条“不发表评论”,谢绝媒体的採访。
2006年9月,Donna Awatere Huata和她先生 Wi Huata 共同被判入狱两年9个月。
 
王小选﹕行动党的新议员
 
王小选先生是在11月18日最高法庭开庭的头天下午接到行动党的通知,行动党要他在第二天上午赶到惠灵顿旁听最高法院的最终审理结果,还要他做好两手心理准备。
 
最高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后,本记者对王小选先生进行了电话采访。
王小选说,他早上是怀着忐忑不定的心情上路的,因为最终判决结果决定着他的个人期盼﹑行动党的期盼和华人社区的期盼是否能实现。到了惠灵顿﹐他发现当地天气不象他以往到那里时不是风就是雨﹐而是阳光明媚﹐这让他的心情放松了一些。在国会见了行动党的同事们,大家都是既兴奋又紧张。
 
王小选说,他同行动党一行人走进最高法庭时引来了包括媒体在内的众人瞩目。当时法庭气氛很紧张,不过他在听了一半法官的判词后,就知道行动党肯定打赢了官司,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最高法院判决之后,王小选同行动党领袖  Rodney Hide出席了一个新闻发佈会。
 
49岁的王小选在新闻发佈会上说,行动党能取得今天的胜利是经过了漫长和崎岖的道路的。他说等待这一天已久等待了好久,但等待是值得的,因为他热爱这个国家,能进入国会为它服务是他的荣幸。
行动党领袖Hide先生说行动党非常欢迎王小选进入国会。他说:“我毫不怀疑王小选在国会工作中会有出色表现。”
 
2014年11月30日,王小选先生正式宣誓就任新西兰国会议员。1854年成立的新西兰国会,第一次有了来自中国大陆移民做民意代表。
 

王小选(左)2004年年底同行动党团队在国会大厦前合影一起
王小选出生于1955年,1985年来到新西兰求学深造,获得奥克兰大学美术学院硕士文凭。他是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其最为公众所知的作品是1990年为在新西兰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设计的官方海报。
 

王小选为英联邦运动会设计的官方海报
王小选1955年出生于北京的一个红色革命家庭。其祖父王世英早年担任过省港大罢工纠察队长,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30年代是共产党上海特科最后一任负责人,负责地下的情报工作。王世英抗战时期任八路军驻二战区司令部主任,1945年以后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山西省省长。王世英因延安时期带头反对江青嫁给毛泽东,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 。其父王敏清是从延安时期培养出来的一名医生,长期担任中南海保健医生,文革后任中央保健局局长。
王小选在进入国会后的处女演讲中说,文革对中国社会的巨大伤害让他意识到仅有社会主义理想对一个国家和社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出路。他说,他长久以来都推崇自由、独立﹑富有进取心和勇于取得成功的精神。
 
(原文发表于2004年11月《中文先驱报》,2019年8月21日有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