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左派比右派危险是因为常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

前新西兰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 Christopher Luxon 加入国家党,并将作为国家党在奥克兰Botany选区候选人参加明年大选。不少人认为他日后有可能成为国家党领袖。成为前总理John Key似的人物。

前总理John Key (左)和 Christopher Luxon (右)


国家党是新西兰中间偏右的主要政党,其前任领袖John Key曾任职美林证券投资银行,是国际金融高手、上过新西兰富人榜。他担任新西兰总理8年期间,新西兰成为世界上很多人羡慕的地方。

John Key之前的国家党领袖是Don Brash 博士,他从政前是新西兰储备银行行长。现任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毕业于大学法律专业,从政前是一名律师。

Don Brash 博士 (左)同John Key (右)

中间偏右的新西兰国家党的领袖看似都有很强的职业背景,这引发了毛传媒读者们的讨论

路人:
右派政党应该是这样的,从政之前有丰富的职业和社会经验,个人生命也已经得到了丰盛的发展。比较之下左派的领导人偏年轻(克林顿、马克龙、特鲁多等),有的甚至没有展示出自由自立的能力(如奥巴马、阿登姐等),当然“革命式”忽悠本事超强。不是说贫富的区别,而是说一种自由自立的精神,在美国这是源自清教徒的生活态度。我说的是均值和原则,总有例外。

左派政客们比较年轻、大多代表了少数、弱势和边缘群体,他们有一种天生的特征:急于通过破坏或绕开现有体制和二次财富分配以快速达成“结果或现象平等”的目标。他们缺乏感恩之心,认为立国原则甚至国父们都带有原罪。

抱持这种态度的社群,不去致力改善自身的文明程度,寄托于不断选出相应水平的政客继续代表他们去争取利益,形成恶性循环。

鹦鹉 :
左派比右派危险是因为常常打着冠冕堂皇的理由。均贫富,归根到底就是无偿占据他人的劳动成果和财富。为了装点吃相,标榜自己是进步的(progressive)。美国民主党只要你30-50%的收入;欧洲加拿大的工党要你50-80的收入;全世界的共产党是100%全拿去。借口都一样,富人有罪,财产该被剥夺。

中国武侠小说里的高手都是老弱病残,老头老太,乞丐,残疾人。这样他们可以代表贫下中农理直气壮地把正常人收拾了。

我有一个幼稚的想法,所有从政的人必须先拥有一个个体企业,哪怕是最简单的帮助邻居除除草的服务。只有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才可以从政。他们首先要学到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路人:

对,先展示自由自立的能力,具备一定程度的社会和生命经验。


其实代表左派或右派都没有问题,左派追求平等是必要的,但那是救急的,不是救穷的;要提供给社会大众的是机会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

波伏娃

路人:波伏娃一生是左派,我不能完全同意她,但却能欣赏她。她是女权主义的领袖之一,她强调女性要达致自由首先要能经济独立;女人的性别特征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的。作为存在主义的重要思想家,她把存在放在本质之上,以此契合左派的与时俱进。

作为无神论者,她重视过程的自在理性,而不是美好终点(信念信仰或乌托邦)。她重视存在的自由感受,而不是某种本质的标签,比如她会认为,我是不是同性恋不重要,更不应该用这个标签去牟利;即如福柯所说,人是doing的产物,不是being的产物。同时,她认为不能为了某种集体化的理想目标,去绑架或牺牲过程和个体的自由和公正。

夸克:“左”,英文是“left“, 离开,离开谁呢,离开上帝; “右”,英文是”right“,“正确”,为什么正确,因为走在上帝引领的道路上。

很多人不知道,一个社会是以上帝为中心还是以人为中心,是“左”与“右”的最大差别。承认有上帝,接受上帝,进而以上帝为中心、按上帝的启示来生活、来建构社会和文明,就是“右”,即正确,所以右派多是虔诚信上帝的;不承认有上帝、不接受上帝,或者只是表面上信上帝骨子里仍然信自己,进而以自我为中心,按人的想法来生活、来建构社会和文明,就是“左”,即偏离。右派离上帝有多近,就有多“正确”。左派离上帝就有多远,就有多“偏离”。

左派又分红左、白左和绿左。早年的红左(communism)杜撰了一个不劳而获的资产阶级,忽悠了一批想不劳而获的无产阶级,最后自己成了不劳而获的权贵阶级;白左,以LGBT运动、“政治正确派”为代表的一批用脑袋走路,最终让西方文明堕落,让人类无路可走的人群;绿左(环保主义),夸大环保危险,主张政府干预以及大政府主义,最终导致如红左、白左同样危险的自以为义的人群。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