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流感和武汉肺炎相比是把橘子比作苹果

截止2月12日,在中国武汉首先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 )已经造成1115人死亡。相比之下,美国的季节性流感却造成上万人死亡,新冠病毒在美国也只有13个确诊病例,看上去美国的流感疫情更严重,对美国的威胁更大,但是美国流行病学家说,这样的类比是把橘子比作苹果,把已知与未知相比,具有误导性。

资料照:武汉红十字医院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和等候就诊的病患。(2020年1月25日)
资料照:武汉红十字医院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和等候就诊的病患。(2020年1月25日)

“美国实在不厚道”、 “这里有点儿不对劲”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可能是第一个把美国流感与中国新冠病毒相比的中国官员。 她在2月3日外交部的网上例行记者会上用两种病毒造成的不同死亡数据暗示,美国目前的流感疫情超过中国新冠病毒带来的麻烦。她还不止一次地指责美国在中国新冠疫情爆发时所采取的一系列政策“实在不厚道”。

她说:“实际上,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近日报告,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截至2月2日,中国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7205例,死亡361人,治愈475例。美国国内仅11例确诊。这些数字对比发人深思。”

2月5日,一位自称在华生活近20年的意大利裔美国人马意骏(Mario Cavolo)在社交媒体领英上撰写题为《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美国2009年H1N1病毒与中国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的文章,更是令不少中国人相信美国在新冠病毒疫情上对中国“不厚道”。马意骏在文章里指责有人试图借新冠病毒“抹黑”和“攻击”中国。马意骏的文章在中国官媒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微信公号等传统和社交媒体上得到广泛传播。

已知与未知

可是美国的流行病学家说,把流感与武汉肺炎相比,是把橘子和苹果相比,是会误导的,因为这是把已知和未知的领域相比。

美国国立卫生院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 S. Fauci星期二(2月11日)在美国非盈利组织阿斯彭研究所一个有关新冠病毒的研讨会上回答美国之音记者相关的提问。

他说:“这是未知和已知领域相比。虽然流感很严重,就像南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她也参加了阿斯彭的研讨会)刚刚列举的各种原因,我们也在严肃对待。但是,这是我们已知的领域,我们有把握,因为我们有很多经验。我们知道到3月、4月和5月,流感就会结束,除非我们像2009年那样大流行。 但是,面对这种特殊的感染,我们没有经验,我们不知道它的能力有多大,又将如何发展?这是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虽然流感的数字更令人担心,但是这是已知与未知的不同。”

福奇也是1月底特朗普总统成立的由国家安全委员会管理的美国冠状病毒问题工作组的成员。这个小组的成员还包括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艾利克斯·阿扎尔(Alex M. Azar II)、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Robert R. Redfield)。

福奇说,他和他的同事们特别希望能前往中国了解疫情的规模以及无症状传播的比例。他说,了解这些信息一方面可以给中国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为美国备战疫情做好准备。不过,截止福奇说话时为止,美国的疾控专家还没有被允许进入中国,虽然世界卫生组织的先遣队已经进入中国。

流感有疫苗,新冠疫苗最快还需一年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梅森尼尔在会议上坦诚,流感在美国确实已经造成2200万人感染,人数确实大大多于中国的新冠病毒感染的数字,但是,她说,面对流感,世界已经有反制措施,有疫苗。

她还为特朗普政府的旅行禁令进行了辩护,她说,实施旅行禁令的目的是减缓疫情传播的速度,让美国有更多的时间为应对疫情做更充分的准备。

但是,新冠状病毒的疫苗还在研制中。福奇说,美国从公开数据库拿到中国放在那里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后,就马上着手研制疫苗了。还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进行第一期临床试验。他说,一个疫苗从诞生到收集数据到大范围临床试验最快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他解释说: “从获得序列的时间到我们要进行的第一阶段试验,也就是决定用在人的身上,它是否安全?或者至少能产生我们所希望看到的那种反应?从获得序列到用在人体上,(除非发生重大故障,我认为我们不会,也希望不会,)大约需要两个半月的时间……。然后,我们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确定它实际上是安全的,并可以产生效果。这样大约过了6个月。现在我们有了可以测试的产品,然后,我们可以进行二期试验。第一阶段的试验涉及数十个人,第二阶段涉及数百甚至数千人。如果我们把这些产品用到疫情爆发的地方,比如中国进行试用,至少需要6到8个月才能知道它是否有效。这已经一年零一个月了。如果确实有效,这个时候你才可以‘扩大规模’生产造数十、数百、数百万剂的药品。这个时间才能说疫苗可以用了。”

他强调说,这已经是最快的结果。非紧急状态下,一个疫苗从产生到投入使用,大约需要5到8年的时间。

被很多专家看好的,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目前其实是处于临床三期试验阶段。瑞德西韦本来是用来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制的药物。

吉利德公司在官方声明也表示:“需要注意的是,瑞德西韦是一种试验性药物,迄今为止仅有极少数感染(2019-nCoV)的患者使用过,因此我们对其疗效尚无足够充分的了解,且目前不足以确保药物能被广泛使用。”

流感与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不同

基本传染数R0 (也叫基本再生数)是科学家们用来测算病毒的传播率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梅森尼尔说,虽然很多研究显示新冠病毒的基本再生数为2到4之间,也就是一个感染的人可以传给两到四个人,但是,真实的数据其实现在还不是太清楚。她说,现在有关新冠病毒传播率的数据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同行评议”,所以很难解读。

根据美国国家卫生院的数据,季节性流感的基本再生数是1.3,而根据1月29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篇研究文章,新冠病毒的传播率是2.2。

每年因流感而死亡的中国人更多

据美国疾控中心估计,自2019年10月1日流感季开始到2020年2月1日,美国至少有2200万人感染,其中有21万人需要住院治疗,12000人死亡,流感致死率约为0.054%。

疾控中心的网站解释说,这些死亡的人数,不是流感本身直接造成的死亡,而是与流感相关直接或间接死亡(influenza-associated death)。

如果按照美国的同样计算的方法,中国每年的流感死亡数字更大。2019年9月《柳叶刀·公共卫生》杂志上发表的题为“基于人群的研究,2010-15年中国流感相关呼吸道疾病超额死亡” (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一篇研究文章说,2010-2011至2014-2015年流感季,全国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关的超额呼吸死亡,占所有呼吸死亡的8.2%。约 80% 的流感相关呼吸系统疾病超额死亡发生在 60 岁以上老人中。

这项研究是由复旦大学、香港大学和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共同完成的。

(VOA)


图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