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卫生部长甩锅卫生总干事惹众怒,他会被革职吗?

作者: 毛 芃

2020年6月25日星期四晚,新西兰电视台公布了最新民调结果,政府总理、工党领袖阿登(Jacinda Ardern) 仍旧是新西兰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阿登总理开心的同时,不知会不会为政府卫生部长大卫·克拉克 (David Clark) 惹来的新麻烦头疼。这两天,从反对党到民间,让克拉克部长辞职的呼声不绝于耳。新西兰政坛上,这么不受人待见的政府部长还真不多见。

阿登总理和克拉克部长


说起克拉克部长,新西兰人并不陌生。不久前在全国四级疫情警戒、全民居家隔离期间,身为卫生部长的克拉克先生居然两次违反居家隔离令,先是开车到离家2.3公里外的一个地方去骑山地车,再就是周末开车带家人到20公里外的海滩散步。部长的违规行为在新西兰闹得沸沸扬扬,还被国际媒体如BBC和《卫报》报道,成为国际新闻。 

大概克拉克部长脸上实在挂不住,就在4月7日 提出辞呈,还发声明向全国民众道歉,说自己是个“白痴”。然而,阿登总理并没有将他革职,只是将他的内阁部长排名降到最低。阿登总理解释说,在抗击疫情的节骨眼上,不宜更换卫生部领导。

克拉克部长是山地车爱好者


如果不是两名从英国返回的两姐妹在离开奥克兰的一家隔离酒店后被确诊病毒感染,新西兰人还不知道疫情隔离工作的管理有多么糟糕。 


6月9日,新西兰疫情警戒从二级降为一级的那天,当局出于人道考量引入了一条隔离豁免规定,准许那些有急事要处理、无法完成14天隔离的入境者在病毒测试没问题的前提下离开酒店。

然而,那对英国回来的姐妹在离开酒店时并没进行病毒检测 。 这姐俩一路开车到惠灵顿,在惠灵顿才被发现对病毒测试呈阳性。

新西兰24天无新病例的记录就这样嘎然而止。

结果,当局不得不动用各种资源,追踪401名与她们俩有过接触的人,包括同她们乘坐同一飞机从布里斯班飞到奥克兰的乘客。

一对从英国返回的姐妹在奥克兰四星级酒店 Novotel Ellerslie 隔离,未满14天就获准离开,而且未经过病毒检测。


更糟糕的是,从6月9日到这对姐妹被确认感染病毒的6月16日,新西兰有55名隔离者获准隔离豁免,但他们当中有多少人是像那对姐妹一样未经检测就离开隔离酒店,卫生部的官员们直到6月24日事发一个多星期后才搞清楚,公布出来的数字相当惊人 – 55名被准许提前离开的人中,有51人没有接受检测。而接受病毒检测的四个人中,有两人是在离开隔离酒店当天做的。离开的时候,他们还不知测试结果哩。


媒体最近几日揭露出的隔离酒店管理松懈、隔离措施形同虚设的情况更是令人震惊。


按规定,海外入境人士在进入隔离酒店的第3天和第12天必须接受病毒检查测试。可是,有隔离者爆料说,他们在酒店根本没接受过测试,唯一的例行检查就是有人每天在他们额头上量下体温。被隔离者不仅可以在酒店大堂转悠、还能在酒店酒吧喝酒;此外,还有隔离人士为小孩子在酒店搞生日派对,许多在同一酒店隔离的小朋友都来助兴。 

由政府出巨资让入境者在隔离设施进行的14天隔离,变相成为在酒店里度假,而其中一些人可能带着病毒提前离开隔离酒店,给社会公共安全带来风险。

这种状况显然让阿登总理很脑火,她说这是不可接受的,还下令新西兰空军准将Darren (Digby) Webb 负责边境安全管理和监管对入境者的强制隔离。现在,新西兰所有隔离设施,都由军人把守。

空军准将Darren (Digby) Webb 


卫生部官员们在疫情隔离方面表现出的管理混乱和无能,引发了媒体和反对党的强烈批评,也引来国际媒体看笑话,要求阿登总理将卫生部长革职的呼声再起。

卫生部长卡拉克(左)和卫生部总干事布鲁菲尔德

新西兰疫情隔离管理的乱象,卫生部官员们管理上的笨拙和无能,自然被新西兰媒体揪住不放,要求问责的声音不断,然而,当卫生部长大卫·克拉克被记者问到他该承担什么责任的时候,他的回答居然是“总干事阿什利·布鲁菲尔德(Ashley Bloomfield) 已经承担责任了。” 他说此话的时候,布鲁菲尔德博士就在他身旁。


这下,新西兰人恼了。


克拉克部长的说法是没错,布鲁菲尔德总干事确实表示要承担责任,并承诺要把问题解决好。可是,对一线工作人员工作中表现出的混乱,卫生部总干事都承担了责任,身为卫生部部长,卫生部最高长官,你怎么能顺手推舟,把责任都推给总干事?

新西兰媒体以卫生部长克拉克(左)将卫生部总干事布鲁菲尔德推下公车做标题。 


卫生部长甩锅卫生总干事的10秒钟画面在社交媒体上疯传,新西兰人对此评价最多的一句话是:“卫生部长把总干事当替罪羊。”言外之意,卫生部长太冷酷无情了!


有评论人士说,克拉克部长过去两次违反居家隔离令显示了他的自私和愚蠢,这次甩锅布鲁隆菲尔德博士,显示出他的冷酷。


这位评论人士还说,善良是工党的品牌,但从克拉克部长那里看不到善良。 

新上任不久的国家党领袖陶德·穆勒站出来力挺布鲁菲尔德博士,他批评拉克部长“羞辱了新西兰人尊重和信任的人”。


穆勒先生说的没有错,布鲁姆菲尔德博士确实是新西兰尊重和信任的人。过去几个月来,这位卫生部总干事几乎天天中午一点钟准时在电视上出现,向全国通报最新疫情状况,然后接受媒体专访。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布鲁姆菲尔德博士都是一副很专业的姿态,认真、沉稳、诚恳,有一说一,实实在在,完全没有一些政客虚头八脑、哗众取宠的样子。

卫生总干事阿什利·布鲁菲尔德博士

布鲁菲尔德博士的工作表现赢得了新西兰人的尊敬和喜爱,还为他赢得“圣人”的美称。


这样一位勤恳敬业的老实人被为卫生部长当面甩锅,难怪卡拉克部长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一位评论人士不客气地指出,大卫·克拉克已经是工党的负资产;支持克拉克部长的新西兰人为零,新西兰人,无论是右翼还是左翼,都不会支持他;而且,人们正把对克拉克部长的反感变为对工党的反感。 


国家党领袖陶德·穆勒(Todd Muller )呼吁阿登总理将大卫·克拉克革职。 

左起:国家党领袖穆勒、总理阿登、卫生部长克拉克和卫生部总干事布鲁菲尔德


阿登总理上一次没有把大卫·克拉克接职时说,要是平时,就撤他职。现在,新西兰疫情警戒从4级降到了1级,面对广泛的批评,阿登总理会否开除克拉克部长的职务? 

NewtalkZB 电台知名主持人凯特·霍克斯比女士也呼吁阿登总理将卫生部长革职。她在文章中质问阿登总理,如果仍旧信任卫生部长,为什么现在改由住房部长梅根·伍兹来做隔离监管工作呢?如果总理珍视克拉克部长所做的贡献,那为什么现在不用他呢?


凯特·霍克斯比女士还借机挖苦卫生部长,问他现在在做什么?是在骑山地车呢还是在海滩上?她说:“如果一个人不适合担任部长职务,为什么还要呆在那个位置上?” 


还是那句话,让我们拭目以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