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只有华人议员才能代表华人利益吗?

最佳时评尽在毛传媒

明天就是2020年大选投票日了。近日来,关于大选的话题从主流社会到华人社区、从传统媒体到社交媒体都有热烈的讨论。这两天,在几个微信群里都看到有围绕华人候选人、华人议员的交谈-华人议员是不是一定能代表华人、帮到华人?华人是不是只应支持有华人候选人且党内排名靠前的政党? 
 
这个有趣话题是奥克兰市议会华人议员Paul Young发的一篇文章《不能说的秘密》引发的。他在文章中批评行动党将华人候选人放到最后一名,是对华人社区不尊重。
 
其实每逢选举,华人利益、华人议员、华人候选人都是华人离不开的话题。不过,这个话题确实值得探讨。
本文以问答的方式,将不同微信群的群友们的讨论内容分门别类发布出来,供更多读者朋友们思索、参考。毕竟,新西兰的民主选举对我们这些新移民来说是个新事物;民主政治,是我们要学习一辈子的东西。 
 

毛传媒论坛

1、只有华人参选人、华人议员才能代表华人利益,这个说法成立吗?
 
朱迪:这个说法不合乎逻辑,也不合乎事实。
 
Tom:这种说法纯粹是哗众取宠。
 
风:想问华人议员是代表华人企业主呢还是代表华人打工族?
 
威廉姆:什么是华人利益?来自中国的移民,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利益需要保障或追求?为什么不把自己当成新西兰的普通公民或居民?
 
莎拉:所谓的华人议员一定能代表华人利益这个说法,其实挺误导人的。
 
华人候选人或者华人议员不一定就代表你的利益,他们也不一定因为你是华人就会为你争取利益,这是因为华人议员和他所属的政党代表的是特定的社会利益阶层。试想,如果马云移民新西兰了,他关注的问题和你关注的能一样吗?
2、华社需要华人议员吗?
 
朱迪:我认为华社还是需要华人议员的,国会应该有华人代表。
 
但是不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认为没有华人候选人的政党就不应该支持。
 
华人议员首先应该有新西兰的价值观,他应该是一个桥梁,起到沟通华社和主流政党的作用。
 
华人议员的长处是能起到双向作用,一方面他们了解华人的某些需求(有时这种需求未必合乎新西兰的整体利益),他们能把华社的特点(如文化,经济生活状态等)向主流政党反映,反过来他们可以对华社进行政策上的解释甚至起到一定的教育作用,而不是一味迎合某些华人的“需求”、损害新西兰利益。
 
毕竟,华人还是最了解华人的文化和思维。
 
3、华人议员一定会帮助华人吗?
 
安妮:那倒未必。不久前,新西兰议会通过“领取养老金居住年限由10年改为20年”法案一读,华社的老年移民反应很大。作为华人议员,我认为应该首先向华社说明,为什么新西兰除了绿党全都同意这个法案;因为这从整体上来看,这个法案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如何减少法案带来的冲击,可以征求大家意见。我联系了华人议员和议员候选人,他们有的回避,有的不愿意得罪有意见的华人,有的干脆迎合,说我们同你们一样反对,投票给我就行。
 
我觉得这都不是华人议员应有的态度和做法,这样的回应是不称职的。
记得以前中国养老金没有定性为退休华人的收入时,工收署当时的国际部负责人Ross Gillet听取我们向他反映的中国退休金情况,他在还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考虑了中国退休老人的实际困难,当场在他的权限范围内做出了有益于中国退休老人的决定。……后来我们解决了中国养老金的定性问题,也是由他宣布的。他对老人很负责。我一直记得他,非常真诚,负责,是位很好的公职人员。
4、华人议员、国会政党同选民是怎样的关系?
 
莎拉:华人议员更多的作用是把华人的声音带到其所属政党,保持华人社区与该党决策层之间的交流和沟通。
 
但是,一个政党是不是能代表你的利益,是要看这个党的政策。如果这些政策符合你的利益,党内又有华人候选人排名靠前,那当然好,你的意愿和建议可能会快速传达到这个党的决策层。
 
可是,假如你的利益诉求同该党的政策相背离,那么这个党就算有40%的议员都是华人,对你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事实上,华人议员是把其政党利益置于所谓“华人利益”之上的,华人议员首先要服从所在党的利益,否则就会被驱逐出党,所谓党同伐异就是这个道理。
 

5、如果新西兰有个一以华人为主体的政党,它能代表华社利益吗?
沙拉:肯定不能,因为华社里的人们处境不同、阶层不同、价值观念不同,利益也肯定不同。所以,不可能存在一个能代表全体华人利益的华人党。
 
如果真有一个政党主体是华人,相信在新西兰是百分百没有出路和发展的。
6:行动党把华人候选人排名最后,被指对华人社区不尊重,这会影响你对行动党的看法吗? 

摘自《不能说的秘密》(一)
沙拉:投哪个党,我觉得第一考虑它的政策是否最能代表我的利益,第二考虑选票是否能发挥最大作用。
 
国家党和行动党的政策都能代表我的利益,如果国家党和它的主要竞争者工党之间的选票很接近,那我会投国家党,增加国家党的选票,力争让它胜出。
 
但如果像今年这样国家党和工党的选情差距比较大,那我更愿意投理念和政策同国家党差不多或者更好些的行动党,让更多行动党候选人进国会,从而使行动党在国会发挥更大的制衡作用。同时,行动党也会更加看重我们华人选票的力量,这就能让我们手中的选票效益最大化。
 
小林:我是觉得行动党的房屋政策太棒了-增加供应,降低交易成本,刺激生产(而非消费),这都是许久以来被政府豢养的各路经济学人们不敢、不愿也不会谈的旧常识。
 
回归古典(哪怕是新古典)、回归市场、回归自由,哪怕放在全球范围来看,行动党在classical liberalism(古典自由主义)理念上的坚持也堪称翘楚。
 
在我看來,一個行动党支持率越來越高的国家,会是一個真正走向成熟、理性和自我意识构建伦理基础中关于「责任感」部分的国家。 
科林斯: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 在关键的事情上不畏强权、仗义执言,把公平正义的话说进那些追求良善的人们的心坎里,自然会得到不少华人的支持。(链接:David Seymour:大选后不再单枪匹马的行动党领袖
 
莎拉:我的看法是,一旦我们的华人议员、华人候选人不再炒作华人议员代表华人利益这个话题,我们的华人选民才会开始真正成熟起来。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