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阿瑟】再评雷洋案:事情正在起变化

文/沈阿瑟

雷洋案渐渐水落石出,图穷匕首见。那张紧紧卷起的神秘地图,曾似将永远尘封,后由于外面的风浪实在巨大,肉食者只能临阵变招,试图丢卒保车,以消解一点全社会的冲天愤怒。

IMG_0386-001

文/沈阿瑟

雷洋案渐渐水落石出,图穷匕首见。那张紧紧卷起的神秘地图,曾似将永远尘封,后由于外面的风浪实在巨大,肉食者只能临阵变招,试图丢卒保车,以消解一点全社会的冲天愤怒。

今天一早传来帝都检方的一纸通告,说对昌平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等五位民警进行立案侦查,这是秘图慢慢抖落的序幕,虽姗姗来迟、颤颤巍巍,但终于来了!对此,我持谨慎的乐观。

雷洋案5月7日事发,警衙在慌乱匆忙中,自弹自唱,完成了拙劣的表演,虽是捉襟见肘,难以自圆其说,但我们不要忘记了,在以前,这样的拙劣演技,他们曾屡屡得逞,小菜一碟。每次遇到,只要新瓶装旧酒,旧瓶装新酒,倒腾三两下,就瞬间办成所谓的“铁案”。纵有十多亿双眼睛盯着,本衙朝南开,冤屈是个屁。不知有多少个雷洋,曾这样被“办”了。

160511095701_the_queen_976x549_pa

暗流涌动。5月11日,我写了个《执法记录仪果然被雷洋打落摔坏啦!!!》的帖子,本有种预感,这样的贴子很快会被屏蔽,但是事实却没有,只有一个自称是“北京司法”的ID给我后台留言,提醒我“注意,不要乱说”。再看网上铺天盖地的文章,也是类似的情况,我当时的感觉是:

多方汹涌博弈明显,网上帖子无数,删帖也无数,但一个趋势却逐渐明朗:新浪微博或腾讯公微的奉命删帖者,已经将枪口抬高了一寸,很多直指靶心的文章,都是在数万人传看之后才被不见,有心的人,都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去作留存、备份。这就是人心!

据此,5月14日雷洋“头七”那天,我自立一帖,言“雷洋死亡事件必将反转”。

雷洋案出现的转机,是倒逼的结果。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倒逼大潮中,我们尤其要感谢如下的人:

第一、人民大学的历届毕业生。他们凭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基本情感,联动发声乃至公车上书,形成了壮丽的声势,可谓争得头功。正如公号作者刘黎平先生的戏言:本届人民不行,人民大学还行。当然,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说“人民大学还行”,不是指人民大学的官衙,而是指这个学校的历届毕业生。

第二、陈有西律师。陈律师是在局势扑朔迷离甚至是在凶多吉少的形势下,接下这个案子的。他或许已经敏锐地感觉到,这将是一个惊天的大案,比当年李庄律师参与的山城龚刚模案还要重要一百倍。他的团队,一到帝都,马上先去电信等部门,以合法的手段,把还没有受到污染的电信证据先弄到手(因在慌乱中,昌平警衙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或手还暂时没有这么长,去伸手抹去、改动这些证据)。陈有西律师,又帮助雷洋家属起草了“刑事报案书”,而“刑事报案书”的副本,又“不巧”被个别业内律师流传了出来……陈律师的胆识和他的专业能力,令人敬佩。

第三、大量的公号作者。雷洋之死事件,可以说是自媒体的一次暂时胜利。自媒体的兴起,事实上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力量。这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自媒体公号作者蔡慎坤先生,5月14日那天,他写了一篇雄文《雷洋之死真相早已大白天下》,很快被传看到100000+,然后再是被屏蔽。

那天下午,我在一个本地公园里走路,看到一群退休老人,大家围在一起,只有中间的一位老者有个智能手机,他戴了副老花眼镜,正向大家朗读蔡慎坤这篇文章的手机截屏版。我路过,心中默默地向这位老者鞠躬,几近泪落。

这就是人心。生命权,是人权最基本的要求。世界发展到今天,一个路人,被人劫持,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去,哪怕是在萨达姆、卡扎菲、金三胖的治下,也是需要弄个明白的啊!

2016年6月1日,于浙江海宁

图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