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大学禁止Don Brash演讲 校园言论自由受威胁?

2018年8月9日(星期四)晚在奥克兰大学, 有一个场面火爆的辩论会。

辩论会的主题同言论自由有关,具体说来就是“新西兰的政治正确文化是不是已经到了限制言论自由的地步?”

辩论现场的抗议者

辩论会引来了一群年轻的示威者,这些年轻人在前储备银行行长、前国家党领袖Don Brash准备发言的时候,用各种声嘶力竭的呐喊阻止他讲话。

 

而就在这之前的两天,梅西大学副校长取消了Don Brash博士原定的在梅西大学的演讲,原因是出于安全考虑。

 

Don Brash博士和抗议者

言论自由成热门话题

这阵子,言论自由成为新西兰重要的社会话题。起因是一对持极右翼观点的加拿大人原定8月3日在奥克兰的演讲被奥克兰市长Phil Goff取消,理由是不能在市议会拥有的场地发表不利于种族和谐的言论。虽然演讲组织者后来想办法找了一个私人经营的剧院Powerstation,可随后一些疯狂的威胁和抗议让剧院主人决定取消演讲。在一番颇具戏剧性的周折之后,两个加拿大人最终没能在新西兰发表他们的政治见解 (详见言论自由有界限吗?从极右翼加拿大人到新西兰演讲风波说起)。

 

说起言论自由,人人似乎都是支持的。然而,很多人究其实只是支持那些自己中意的观点;如果有人发表同自己相左的言论,那就对不起了。

 

可是,言论自由的核心、要害是什么?仅仅是捍卫那些你赞同的观点被发表么?对于那些你不认同的、非主流的、甚至是比较极端的观点,一个言论自由的捍卫者是不是应该也去捍卫其被发表的权力?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法兰西思想之父伏尔泰(1694 – 1778) 的这句名言很多人耳熟能详。然而真正做到并不容易,即便是在新西兰  –  一个早在1854年就诞生了国会的老牌民主国家。

 

言论自由的话题从Goff市长拒绝两个加拿大人的演讲开始,愈演愈烈,而新近给这个讨论加了一把猛火的是梅西大学副校长Jan Thomas。

 

 梅西大学副校长Jan Thomas

 

梅西大学的一个学生俱乐部两个半月前邀请前储备银行行长、前国家党领袖Don Brash去做演讲,内容是关于他的国会政治生涯。没想到原定于8月8日的演讲在头一天被取消 ,因为有人对演讲发出威胁。

 

不过,Don  Brash 博士指Thomas副校长是因为反对他的政治观点才不许他在纳税人资助的大学校园发表演讲。

 

Thomas 教授倒没有否认,她在声明中说Don Brash是那两个加拿大人Southern 和 Molyneux 的支持者;还说Brash博士作为游说组织霍伯森誓言的成员所发表的言论“危险地接近仇恨言论”。

 

霍伯森誓言的政治诉求是取消毛利人享有政治特权,例如取消国会7个毛利人专属席位。(详见我们是一国国民”:就“霍布森誓言”采访Don Brash博士)

 

Brash 指Thamas教授是在诽谤,因为他绝非支持两个加拿大人的观点,而是支持他们有在新西兰发表观点的权力。

Don Brash博士

梅西大学招致政界批评

梅西大学副校长禁止Don Brash博士在北帕校园给学生俱乐部演讲的消息惊动了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她批评这一决定是“反应过头”。 教育部长 Chris Hipkins 也不满意这一做法。

 

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批评梅西大学副校长的做法不是新西兰人的做事方法,他说梅西大学应该把Don Brash博士请回来做演讲。

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

 

Bridges先生说,大学应该是鼓励言论自由的地方,鼓励人们对有争议的话题进行辩论。

 

他说,有人认为Brash博士的观点有争议性,但不少新西兰人认同Brash的观点。

 

Bridges应邀于8月11日对梅西大学政治专业学生做演讲。他在演讲中说,禁止两个加拿大人演讲同禁止Brash博士演讲都事关言论自由,而禁止人们说话是同历史过不去。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则要求梅西大学副校长辞职。他说,因为受到左翼人士的威胁就取消演讲是懦夫行为; 他说他早就担心美式的反智、不宽容的暴力行为会发生在新西兰。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国家党国会议员Chris Bishop 也强烈反对梅西大学副校长禁止Don Brash演讲的决定。他给副校长写了一封信,要求她立即改变这一“骇人听闻”的决定。

 

他还在推特上写道:“这个决定很有可能是违法的,肯定是蛮横的。”

 

因为Bishop 也受邀到梅西大学北帕校园的学生俱乐部演讲,他一度考虑取消行程,以抗议校方的做法。

国家党国会议员Chris Bishop 

 

Bishop 要求Ardern总理和教育部长 Chris Hipkins 认真对待此事。他说,  大学有学术自由,大学应通过批判性思维和对多元和民主价值的尊重讨论不同意见,而不是禁止不同声音。他说,教育法规定大学应该在社会批评和社会良知方面起特别作用。

梅西大学学生会主席 Ben Schmidt 说,  学生们对校方禁止Brash博士在学校演讲的决定感到失望。

 

不分左右 媒体齐齐批评梅西大学

梅西大学取消Don Brash演讲的决定也遭到了媒体一致的批评,无论是左派、还是自由派人士都站出来谴责,这种情况在新西兰相当罕见。

NZ Herald 发表的《政治综述:新西兰校园里政治自由受到威胁》

 

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学讲师Bruce Edwards说,一年前,一群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警告新西兰大学的政治自由受到威胁。这封信是AUT历史学家Paul Moon起草的,有26人签名,这包括Don Brash博士。Moon先生说,对言论自由的威胁如海啸般在海外大学兴起;这种情况不是会不会发生在新西兰的大学,而是什么时候发生,一旦发生,要纠正就很困难了,因此要对这种情况提前做出拦截。 

 

身为新西兰英文报纸 NZ Herald 网络编辑的Bruce Edwards称赞 Moon先生的预见性。他说,Don Brash被禁止在梅西大学演讲,这对那些在乎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人来说,警钟至少应该敲响了。

 

Bruce Edwards说,梅西大学禁止Brash演讲事件之后,新西兰大学应该做出特别努力,让公众看到大学校园有强大和足够的民主氛围来邀请Don Brash和其他有激进观点的人士来演进、来参与公众辩论。他说,被邀请的人应包括那些不太受欢迎或是有争议的人物,让他们来讨论和辩论当代政治和社会问题。当然,也欢迎学生挑战、抗议他们的观点,唯一应当禁止的是对政治观点进行压制。

 

在诸多评论文章中,梅西大学人文社科学院副院长Chris Gallavin 的一篇评论很给力,他在文章中公开批评他的上司 – 梅西大学副校长Jan Thomas – 拒绝Brash博士演讲的决定“确实错了”。(见下图)

 

在一份名叫 Manawatu Standard 的报纸上,作者 Grant Miller 发表文章说,梅西大学副校长的禁令体现了校长本人的判断力和对大学价值的认知;也显示一些大学假装对言论自由感兴趣,但其实对创建同一性文化更感兴趣。

 

一个名叫Karl du Fresne的作者说:“没人应该怀疑言论自由,这一民主自由的基础性标志正遭到协同攻击。”

 

这名评论人士说:“Don Brash 成为狭隘的左派的攻击目标,不是因为他持有极端的观点。恰恰相反,很多人新西兰人赞同他的看法,这让他成为一个潜在的威胁。”

 

一位左翼博主在博文中写道:“如果任何招致抗议的演讲都要被禁止,那么我们基本上无法公开讨论任何有争议的话题。”

 

左派人士Don Franks 说,“仇恨言论”这个概念现在变得越来越流行,但其实是废话,是被用来为侵蚀政治自由寻找合理性。”

他还说,70年代,外来的极端政治言论帮助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改变,带来自由观念的大爆炸,例如反战、环境保护主义、女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等等;极端的外来思潮还催生了一些价值观的形成和绿党的诞生。

 Stuff网站发社论 -《梅西大学禁止Brash演讲是错误的》

 

一份名为 Dominion Post 的报纸发表社论说,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在争取社会正义和平等的斗争中起过重要作用。社论说,一所大学公然禁止前储备银行行长、前反对党领袖在校园演讲,这是极其令人关切的事情,我们希望其他机构能远离这种做法,或清楚地表示不支持这一做法。

 

Brash奥大演讲  言论自由获胜

虽然在梅西大学演讲受阻, 但奥克兰大学辩论社安排的Don Brash 的演讲照旧进行。

8月9日(星期四)晚,Don Brash博士在奥大的演讲吸引了500多听众。不过现场一批年轻抗议者的鼓噪声,让Brash 博士的发言几乎难以进行。

奥克兰大学辩论会现场

 

辩论开始之前,约有20个抗议者聚集在奥克兰大学校园并唱毛利歌曲。抗议组织者Beth Stanley 说,他们是想让前国家党领袖看到他的观点在大学不受欢迎。

 

在这个关于言论自由的辩论会上,每当Brash博士试图发言, 那些抗议者就起哄喊叫,扩音器传出的抗议声淹没了Brash的发言。

 

抗议者还通过扩音器用毛利语抗议,还有人打出毛利旗帜,不过听众席上就有人打出新西兰国旗。

据报,支持者和抗议者之间关系一度紧张,双方差点动起手来。

 

不过,现场里想听Brash博士发言的人数还是大大超过了抗议者人数,听众们一起呼喊着Don Brash的名字,以示对他的支持。

 

抗议者最终安静下来后,Brash博士得以发言。他的发言结束后,听众们起立向他鼓掌致意,而抗议者们就离开了现场。

Brash说,他们“并不想辩论言论自由的问题,只是想用叫喊压倒对手”。

Don Brash博士

 

这场辩论是奥克兰大学辩论社主办的探讨新西兰社会问题系列辩论的第一场。

 

参加辩论的正方有新保守党副党魁 Elliot Ikilei 和前总督 Anand Satyanand爵士,   反方有 NZ Herald 记者Simon Wilson和Fran O’Sullivan。辩论题目是“新西兰的政治正确文化是不是已经到了限制言论自由的地步?”

 

辩论社主席Chris Ryan 宣布当晚的赢家是言论自由。

 

Brash博士则表示他为自己得到的广泛支持感到高兴。他说: “我对这个国家感到乐观, 有这么多的人说梅西大学的决定是错误的, 这令人鼓舞。”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