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士】贸易战中美大打出手 美方要的不仅是贸易逆差的减少

前 言
9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从9月24日起正式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从2019年新年起,这一关税将增至25%。白宫同时警告,如中方反制,美国将再增课2670亿美元。这意味着对所有中国进口美国产品课以惩罚性关税。面对中美贸易战的再次升级,毛传媒请到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高宏志博士对此发表评论。


高博士

今年4月6日、6月18日、7月5日和7月30日,毛传媒先后发表过高博士谈美中贸易战的文章和采访。

 

 

中美贸易战到了什么阶段

作者: 高宏志

从今年年初的301调查报告到中美相互征收500亿美元商品25%惩罚性关税,到最新的美国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以及随之而来的中方反制措施,中美贸易战已经全面升级。如果前一阶段还是试探,口水,约架,现在则是大打出手,直到一方认输。

中美哪一方会认输?暂时都不会。

美国中期大选在即,川普强硬的对华贸易政策是获得国内保守势力和中间力量支持的筹码。中方会退让吗?至少表面上不会,因为贸易战已经在国内得到大众的广泛关注,政府的面子是丢不起的。

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是什么

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宏观面的影响不可低估。

贸易战初始的关税都是有针对性的、有选择的,是以争取更大的谈判筹码为目的。现在关税覆盖面已达到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50%,这说明贸易战已从最早的争议领域(比如中国对美高科技出口)全面扩散。这意味着沿海内陆的出口企业如纺织、电子、电器、玩具和建筑材料等将全面受到冲击。中国的企业就业、尤其是私企和民企会遭受巨大冲击,资本对中国的信心会进一步动摇,工业开工不足,外贸回款滞留境外,这些都会对中国制造业的投资需求产生影响。

贸易战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

现在,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如欧盟、日本、韩国、东南亚对中美贸易争端多持观望态度,贸易战对这些国家的溢出效应 – 无论正面或者负面- 都还有待观察。

国际上,反川普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声音一直不断,但这些声音目前效力有限。川普在美国利益优先的旗帜下进行的贸易谈判和施压政策在美国国内还是得到了一般选民的主持,美国的政体决定了川普的权力。

贸易战对于中国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川普说服其他中国的贸易伙伴共同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全面放开“市场”。

 

中美为何会全面爆发贸易战

中美贸易谈判为什么没有取得进展进而爆发全面贸易战?除了前面讨论的川普强势的个性,美国优先的时代背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国内的经济结构。

我们可以就目前已经披露的中美谈判信息做一些分析。

中美贸易顺差多年存在,中国真的不想让步减少贸易顺差吗?当然不是。中美谈判的核心仅仅是贸易顺(逆)差吗?也不是。

美国政府在与中国政府谈判中到底要什么样的美国利益?我的猜测是,美方要的不仅是对华贸易逆差的减少。

贸易逆差减少是中国企业、国际资本、国际供应链还有出口国政府共同作用的结果。中国政府能做的就是减少对外贸企业的补贴和税务优惠。我们知道,很多外贸企业如果没有这些补贴和税务优惠,就会减少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但这不并是灭顶之灾。

没顶之灾是什么呢?是贸易战带来的对市场、订单和资本流入流出的不确定性。

从这一点来说,贸易战的持续所带来巨大不确定性会大大打击在华投资出口企业的积极性。减少中国对出口企业的政策扶持可能是美方的第一要求,也会对平衡中美贸易顺差有直接效果。在这一点上,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应该不难。

但事与愿违,停战协定没有达成,说明美方还有其他“过分”要求。这些要求会是什么呢?为何中方坚决不让步呢?这很可能同中国的经济管理模式有关。

 

中国目前的经济管理模式违反美国优先的利益吗?

国大民小,政府过多干预经济,掠夺式经济发展模式是美国政府和一些西方学者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常见的批评。

在川普政府看来,这些都是市场不公平竞争的来源。美国是资本导向的自由的市场经济;中国是政府导向和管制下的市场经济。如果两种经济体系没有交集,也就是说没有贸易往来,或者有贸易往来但是没有大额贸易逆、顺差,那也不是问题。

中国特色的国情使得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第一个15年得到很大保护,中国也因此获得巨大利益。中国的经济已经全球化。中国特色论和中国国情论在国内也许很容易被接受,但在国际上,这个特色和国情必然受到质疑,尤其是中国在国际贸易上有实质性获益的大背景下。

美国在贸易谈判中是否提出贸易平衡措施以外的要求,我们局外人很难知晓,但如果这些要求与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有关,也不奇怪。

 

中国应如何应对贸易战升级

中国国内有一种说法,就是贸易战不会持久,川普下台以后贸易战自然就没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期待美国中期选举临近,如果共和党选举失利、民主党从新获得美国国会两院的影响力,川普的对华强硬政策或许会大幅调整甚至转向。

我对此并不乐观。第一,川普的对华政策在美国两大党内都有支持基础;第二,美国利益优先和反全球化将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在美国有很大影响。

中国应该正视目前国内的经济环境,尽快调整新的国家经济改革战略目标。

改革从哪里入手?我的建议是:从所有权和知识产权入手,财产权保护是关键。只有这些与企业和个人利益息息相关的经济权利得到充分保护,资本和投资者的安全感和投资热情才能被保障和激发出来,市场经济才能有活力。要做到这一点,政府的改革至关重要。

在民生领域,医疗、教育和住房,政府必须要有所为;在资本市场和产业经济方面,则必须要发挥资本和企业家主导的发展思路;并对各项产权和经济权利给予充分的法律保护。

在对产权和经济权利给予法律保护方面,要有相应的法院和行政机制使其能相对独立而不受同级政府制约,红头文件不能大于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