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迅小桥流水画风奇异 诗友配诗解读活泼风趣

桃源诗社的穆迅老师画了一幅很特别的画(下图),想让诗友们给画儿配诗。诗友们积极响应,写出了一首首风采各异、温馨风趣的小诗,与穆老师的画相得益彰。

版本 2

by Sam殷

一條蜈蚣河上趴,

不見頭尾不見牙。

夜深人靜月光暗,

村莊屋頂黑麻麻。

by 如月

拱桥弯弯跨两岸,

一条溪水在中間。

岸边谁家有闺秀,

期盼爱郎桥头现。

by 约翰陈

桥弯水过几人家,

 笔墨难描日已斜。

旧月春联门户闭,

 谁闻枯树叫昏鸦。

by Martin Guo

老屋几座白与黑,

青石铺陈路相随。

水逝稀声天色晦,

古桥空卧无人归。

by May

氤氲雾气飘,

夜色任逍遥。

水墨屋前盼,

唯留寂寞桥。

by 佩璇

青瓦

白墙

小石桥

水气氤氲

流水缓缓

红底黑字的老木门

诉说昨天和今天的故事

by Paul  Sun

天,灰的

地,灰的

水,灰的

桥,灰的

鲜红的春联

也染灰了

by Jia

天阴  地暗

瓦黑  墙白

桥上 空无一人

河中 不见鱼儿

by Benny

(一)

天左右歪,桥上下歪;

墙前后歪,河东西歪。

穆逊画画,不歪不画。

(二)

天是歪的

桥是歪的

墙是歪的

河是歪的

在东倒西歪的世界里

有三条门联

一条是正的

两条也是正的

(仿顾城的《感觉》)

老桥

by  Sam 殷 

等待了一生

弓身驼背

日夜守护那河

春波已逝

已无潺潺流水

天幕四合

繁星熄灭

粉墙曾经雪白

现已尘封如灰

梅雨季又一季

青瓦的屋顶

已被染黑

衣绳上的裙袄

仍红

拱桥上的石板

泛出光亮

静侯旅人迴归

石板桥

by Kiwisword

夸张的圆拱

原只为过往的船

留下通行的空间

坚硬的石板

突出的棱角

告诉你

没有余地可以回旋

经历多少风霜

见证多少日月

听过多少情话绵绵

熙熙皆为利来

攘攘皆为利往

南来北往的客

我却只看见

一袋袋的铜钱

如今,不见了行人

万籁俱寂

只剩流水潺潺

梦境中

是谁在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