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森采访普京:普京说了什么,网友们有啥精彩看法

编辑: 毛 芃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6日接受前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的采访。这是普京自2022年2月全面入侵乌克兰以来,首次接受西方媒体的一对一采访。

据卡尔森说,这次前往俄罗斯的费用由他本人支付。他说他之所以要采访普京,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并不了解这场正在重塑世界的俄乌冲突,他将此归咎于主流媒体

卡尔森指西方媒体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阿谀奉承的采访”,但并没有“费心”与俄罗斯总统交谈。

54岁的卡尔森去年(2023)4月离开美国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他曾多次称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为“独裁者”。

西方评论人士说,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谈话中,卡尔森为普京提供了一个宣传平台,让其表达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历史关系的思考,并对卡尔森和听众上历史课,讲解俄罗斯为何有权从乌克兰手中夺取领土。

卡尔森赞扬普京对该地区有“百科全书式的知识”,但很少反驳普京对他所发动的血腥战争所作的辩护。

普京告诉卡尔森,俄罗斯将“战斗到底”以捍卫其利益,卡尔森也没有对普京把入侵乌克兰说成”自卫”进行质疑。

普京在采访中向美国发出威胁,称如果美国向乌克兰部署军队,将引发一场全球战争,“将人类推向崩溃的边缘”。

普京还敦促白宫关注国内问题,他说:“你们就没有更好的事情要做吗? 你们有边境上问题,有 移民问题、国债问题,国债 超过33万亿美元了。”

“与俄罗斯谈判、达成协议不是更好吗?“

普京说,如果没有美国,乌克兰战争将在几周内结束。

“如果你真的想停止战斗,就需要停止供应武器。”

在采访中,普京还表示俄罗斯被北约骗了,因为北约承诺不会向东扩张,但却扩张了五次;他说北约的“侵略性”行为意味着俄罗斯从未受到欢迎,美国难辞其咎。

普京提到俄罗斯本想加入北约,但被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拒绝。

普京表示,如果美国当初答应俄罗斯的要求,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大不相同。

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在采访中表示,对西方来讲中国要比俄罗斯更可怕,因为这个国家的潜力巨大,人口规模大, “而且它的经济正在突飞猛进地增长,每年增长 5%。”

普京还指责英国前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敦促乌克兰不要与俄罗斯签署和平协议,普京称这位英国前首相有一颗“纯洁的心”,但“头脑并不伟大”。

英国前首相Boris Johnson和乌克兰总统 Zelenskyy2022年6月17日在基辅

卡尔森的视频采访在2月6日本周二录制,并发布到社交媒体X(被马斯克收购前叫 Twitter),采访一经发表,世界各地的批评者迅速指出普京采访言论中的各种虚假和误导之处,俄罗斯媒体则大肆炒作卡尔森的这次采访。

在美国,媒体观察人士认为,普京利用卡尔森为自己谋取优势,因为他希望赢得信息战并借此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凯尔·西蒙斯(Keir Simmons)说,普京在与卡尔森的谈话中“被允许专注于他最喜欢的话题”,同时基本上“没有受到受挑战”。

对卡尔森采访普京这一热门话题,毛传媒的读者们这几天有不少精彩评论。


普京内心绝望的告白

Jason

看了卡尔森采访普京的视频,感觉完全是做给美国MAGA势力看,普京唱的都是他们喜欢的调子 :“美国为什么相距数千英里来干预我们边界问题……美国自己南部边境问题、非法移民问题、33 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问题……为什么帮乌克兰抵御俄罗斯,美国没更好的事情可做吗?与我进行谈判会更好吧。”

整个采访基本上就是卡尔森给普京机会阐述他的思想。一点不像西方国家记者挑战政治人物的样子在民主国家换着角度挑战政府,但在独裁面前却毕恭毕敬!

鹦鹉先生

我看了两个小时的采访,普京的新纳粹之说完全没有说服力,更应该叫做乌克兰民粹主义。他对历史的回顾也是以对俄罗斯有利的角度进行描述,故意省略了俄罗斯扩张的血腥事实。

 西方的论述也同样是选择性的,如迪涅格河东岸传统上是俄罗斯领土,以俄罗斯人为主要居民,其工业基地与俄国经济密不可分。此外,西方媒体很少报道乌克兰2014-2022年间政府军对分裂派的暴力镇压,仅赘述俄国支持分裂派。我们可以不同意普京的陈述甚至狡辩,但也要承认他维护自身利益的合理性。

我过去看过几次普京的长篇采访,他显然不符合目前西方价值观的标准,但也是个精明能干又务实的政客,他体现了俄罗斯民族的侵略性但同时又希望被西方尊重和接纳的一面。

至于卡尔森,他提供了一个普京视角,由观众自己判断真伪。 如果不以既定立场去看待这个采访,里面有些内容还是有意思的。 普京对与西方的交往过程相当失望,但又不得不为之。入侵乌克兰也是这种得不到尊重的失落表现。

Jimmy

卡尔森的这个访问,至少在多个层面都有立场问题。

 普京讲历史那么强调1654年,但从那个时段到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历史及世界已然发生了很多变化,如果普京的主张成立,那么从逻辑上讲,乌克兰也可以同样主张俄罗斯自古以来就是乌克兰的;逻辑不能够只偏向于有利于已的的叙述。

普京谈到的有关美国国内问题那一段,与美国Mega那帮人的观点出奇一致,简直就像美国人写的台词。

普京还不忘离间美欧与其中国关系,他告诉卡尔森,美国应该对中国而非俄罗斯多些恐惧,不知中方听到这话会作何感想。

X(原来的推特)上有些西方人,看来很受采访的影响,觉得普京很软柔软,很健谈,那么漫长的历史,记得如此清晰,叙述也非常中听。卡尔森的宣传果然很成功。

要说卡尔森这个访谈的影响,我觉得还真可能会影响美国那些反对支援乌克兰的人。

有意思的是 ,普京认为似乎乌克兰战争的持续是前英国首相Boris 怂恿的结果。可见,关键时刻,英国还是靠谱的。我看到这一段时,感觉普京如果走投无路,扔核弹可能会先扔到英国。

路博士

普京谈话中有关历史上乌克兰的形成、苏联解体后努力亲近但还是不能融入西方的过程,让人唏嘘;西方在这方面要承担相当的责任。也许现在的状态正是西方某些人“设计”和期望的,这个过程会让大多数中国人觉得美国不可能容纳一个大国整体加入西方阵营。

也许这次访谈是普京发自内心的“绝望”告白。

美国对付俄罗斯本质上不是惩罚“侵略”的问题 ,而是要极大消弱和完全肢解俄罗斯,使之在不具备任何威胁和抵逆反的情况下被西方收编。

Ron

几十年的仇人,不可能突然就变成朋友。俄罗斯自认为不能快速和西方融合,就开始对抗,翻脸掀桌子,这是错误的。

中国人受仇美仇日教育的影响,内心并不想和西方融为一体,更喜欢唐朝那样的以中国为主导的国际关系,中国成为老大,主导国际事务,比如为世界经济指明发展方向。

Jimmy

在采访中普京谈了30多分钟的俄罗斯历史,1654年以来与东区邻居的边界史,以及前苏联解体以来想融入西方的”愿望“,并且极度感到因不被”接纳”的”伤害”心态。但问题是,如果你念念不忘的是受伤、是帝国的广袤疆界、是万邦来朝的荣耀、是宇宙的中心…… 那么,这就如同一个男人本已有了老婆,还向林志玲、或者刘亦菲表示想娶她为妻只为满足三妻6妾的愿望,是不会得到周围的人认同。

国家利益、人类公义并非两个完全相悖的概念。但国家之间要友好相处,大概是不能够太过背离所谓普适的价值,或许就是人类的公义,公平正义。没此基础,什么都长不了。

什么是正义,这个2400年前苏格拉底提出的问题,现今依然是问题。

人类社会的生存还是离不开那几个概念,正义(justice)、人性( humanity)和民主( democracy)。

现在一切概念都在重定义。所以,更要在历史中去找答案。


俄罗斯被西方逼上绝路?

Bernny

我是认为俄罗斯至少曾经是破釜沉舟想改头换面过,他们确实也有过真实意义上的民主制度,西方对他们的戒心和压制,不能不说事实上逼迫他们走绝路。

相对于中国,俄罗斯改革的步子大到扯蛋了,但西方对于两国的态度却与其改革的努力正好相反。

太阳林

我认为这种观点不对,事实未必就是真实。我们难道可以认同当年的德国领袖也是民选而出,被事实所逼而走向独裁和战争?

理查德X:

西方怎么逼迫俄罗斯走上绝路了?是对俄罗斯出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还是西方资本没有到俄罗斯投资?

我一直认为是价值观决定了你混什么圈子,你说你民主了,结果普大帝和小弟玩“二人转”完了几十年,还广而告之这是人民的选择。

Portia

说西方不接纳俄罗斯、把俄逼上绝境,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俄乌战争前,欧洲国家严重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而能源对一个国家的经济至关重要,这不是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俄罗斯了嘛。特别是德国,2022年2 月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时, 55% 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俄罗斯。战争爆发之后,德国才被迫结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

刚刚查了一下数据,俄罗斯是欧盟最大能源进口国。俄罗斯占欧盟能源供应约四分之一。

首先,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石油供应商,2020年进口自俄罗斯的石油占欧盟石油需求约36%。(其他供应国中,来自挪威的8.7%、哈萨克斯坦8.5%、美国8.1% 、沙特7.9%。)

其次,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2020年进口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占欧盟天然气需求的大约41%。

此外,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煤炭供应商,进口自俄罗斯的煤炭占欧盟总进口的53%,进口自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分别约为18%和15%。

理查德 X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理由就是北约东扩后俄罗斯的安全受到威胁,这是鬼扯。以美帝的军事投送能力和三位一体的核打击能力,完全没必要把核弹放在你家门口才叫有核打击和反击能力。

对于北约来说,那些新加入的东欧国家对原来的北约成员国只有责任和重担,并没有什么好处可捞。


如何看待卡尔森的采访

鹦鹉先生

卡尔森的采访不会改变人的观点。如果有什么作用的话,就是提醒人们应该冷静思考在俄乌战争陷入僵局情况下如何结束。

诗篇XWeb

塔克·卡尔森让普京暴露了最重要的二点: 一是要忽悠中国颠覆二战后美国建立的全球秩序和西方的规则,自收复乌克兰小弟开始!

二是如上一条不能成功,就卖了中国给美国,保住俄罗斯弗拉基米尔血脉!

太阳林

关于卡尓森采访普京,可能我们只关注他们到底说些了什么,而忽略这个釆访的本身原因和时机。我以为釆访者和被采访者都是各怀鬼胎。

Jimmy

为什么卡尔森这个时候采访普京,或许是为了个人的名利,或许是为了新闻本身。这只有他自己清楚。但问题是,如果是为了新闻本身,那么在坚持新闻公正的前提下,他需要为自己的采访问题、采访对象作更为基于justice(公正)的考量,但实际结果不是这样。

普京的谎言,包装得非常不错,但这不过是苏格拉底《理想国》中所说的noble lie(高尚的谎言)之类的东西。

Portia

普京为什么接受他采访,因为他清楚卡尔森对俄乌战争的态度,知道他同情俄罗斯,讨厌泽连斯基。 普京公然入侵一个主权国家,秉承的还是沙皇帝国时代的扩疆拓土的思维。如果它的侵略得逞,欧洲就不再会有安宁。为什么连瑞典都要加入北约,因为乌克兰的先例摆在那里,如果不做乌克兰,那就得做白俄罗斯 — 俄罗斯的小跟班。

如何看待普京发动的侵略战争,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希拉里说卡尔森是普京的“useful idiot”,是说到要害了。

姜博士

看看卡尔森的神情,我怀疑即使像他这样西方著名评论员面对东方独裁者也是心有余悸,潜意识里也怕得罪他们,伶牙俐齿立马变成了喃喃自语!

Bernny

确实看得出卡尔森是紧张的,完全没有华莱士那种淡定沉稳。普京如此哀怨诉苦的姿态面前他都仍然是紧张。

2000年8月,江泽民在北戴河接受美国名嘴麦克·华莱士采访

有梦人

卡尔森是美国有巨大影响的媒体人,普京无非是想利用他欺骗世界;或者说,卡尔森出于其亲俄立场,正在试图帮助普京脱困,也同时抓住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提升自己的商业价值。

在俄烏戰爭問題上,他是個徹頭徹尾的親俄厭烏分子。

卡尔森离开福克斯后变得越来越夸张、极端,这可能也是他要做大“自媒体”的策略,但关键是他也越来越罔顾良知底线。 侵略者就是侵略者,你可以惧怕可以逃避也可以投降,但不能混淆是非黑白。


你的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