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民主制无法行之久远?同“爱丁堡大学教授”抬个杠

作者:毛 芃

最近,朋友圈流传着一段据称是苏格兰作家、历史学家、爱登堡大学(创立于1583年)教授泰特勒(Alexander Fraser Tytler, 1747 – 1813) 的一段关于民主和专制的话。

民主制无法成为一种行之久远的政治制度。总有一天,公众会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投票选出让自己从国库中得到实惠的候选人,那时民主制就终结了。大多数选民会永远投票给许诺从公共财政里给予他们最多好处的候选人,这就造成了民主制因为松弛的财政政策而崩溃,最终被专制所取代。

对这一段话,人们有不同看法。

首先,民主制度下的国民是否愿意出让自由以换取“实惠”呢? 这不大可能。

自由,难道不是“实惠”的重要部分么?如果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思想自由、选举自由、结社自由、宗教自由和经济活动的自由,人们动辄得咎,这会是一个失去活力和创造力、一个令人窒息的社会。 

其二,就物质生活水平而言,专制社会不可能高过民主社会。

专制与民主社会相比,哪种社会制度下生产力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是不言而喻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哪个更有效、更能创造丰富的物质生活,我们从亲身经历中都是看得到的。中国的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例如广东,是私营经济最旺盛的地方,也是有相对自由的地方。

专制社会中,社会财富集中高度在专制政府手中。没有了社会监督、舆论监督,掌握了一切权力的专制政府最关心的自己手中的权力,是不会真正把民众的福祉放在心上。

美国华府研究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所做的“人类自由指数字”(The Human Freedom Index)排名显示,自由度越高的国家,经济自由度也越高,经济更有活力,人们的生活也相对更为富裕。

三、民主制度不仅仅是选票,民主政体下,有许多独立的各种公民组织和宗教团体的存在,有非官方的、非政党喉舌的独立媒体的存在;民主社会在强调个人权益的同时也更强调个人的责任;而政府无时不刻不在接受媒体和大众的监督及批评。

民主政体下的竞争是政治理念的竞争、政策的竞争,任何政党只能侧重某些社会阶层的利益;而通过竞争选举,选民们的利益得到最大程度上的平衡。

那种认为民主制度下选民为了个人利益而选择能给他们最大个人好处的政党,以至于最后导致民主体制崩溃并被专制取代,这是把民主政体看得太简单了,把人也看得太过简单;人不仅仅是肉食动物,不仅仅有物欲,更有丰富的精神追求,对社会公平和公义的向往。人类文明发展到了今日,相对进步、高级的文明形态不可能逆转。

Alexander Fraser Tytler( 1747 – 1813) 

有梦人先生认为:“特勒先生(Alexander Fraser Tytler)之言过于悲观和片面了些,人们也完全可以反过来说:由于专制制度最终必然走向极端的贪婪和腐败,早晚会被不堪忍受的大众群起推翻,建立民主制度。

“近代以来的现实是,专制和民主的较量常常以左翼和右翼政治博弈形式表现出来,三年河东四年河西。正是民主机制的摇摆震荡功能才让左右两方的理念得以相互渗透融合,以致双方的大部分政策最后相近或重叠(形形色色的极端主张则被边缘化),从而形成左右摇摆但总体长期稳定的社会形态。

“所以福山专门著书论证民主政治是人类的终极社会模式(不过他现在好像动摇了)。不管怎么说,文明人类数千年,专制统治轮番被推翻更替,近两三百年来渐入民主政治佳境。”

鹦鹉先生:回顾中国七十年历史,国家的大政方向完全被最高领导人左右。毛泽东在斯大林死后与苏联翻脸,放弃苏联的卢布、几百个援助项目和技术支援,也要继承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异己清洗。后果就是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和文化大革命。与朝鲜被中国断油断粮后大饥荒饿死人同出一辙。邓的早年西方生活经历和务实作风是决定改革开放的关键因素,同样也是个人因素主导大政方向。今天我们又在经历一个个人因素主导的转变。作为个体只能自求多福。幸运的是很多人有经济能力逃脱被动的命运。


后续:

在维基百科上,被说成是Alexander Fraser Tytler的上述言论的英文是这样的:

The earliest known attribution of this quote was published in 1948 under the byline Elmer T. Peterson in what appears to be an op-ed piece in The Daily Oklahoman entitled “This is the Hard Core of Freedom” (20 October 1948, p.19). The quote has not been found in Tytler’s work. It has also been attributed to Alexis de Tocqueville.

不过,维基百科指出,在是Alexander Fraser Tytle 先生的论述中,并没有这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