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随笔】河南唐河,我的老家

作者:鹦鹉先生

河南唐河是我老家,当年放卫星饿死人当地所有人都知道。

我的老太爷就是当时饿死的。年轻人饿得走路要拄拐棍,村里一家姓白的五口全饿死,没有人有力气收尸、埋葬。1960,县委书记毕可旦带全家人跳井自杀谢罪 。

链接:饿死9万多人,唐河县委书记携全家投井自杀之殇)。

今天中国的年轻人几乎完全不知道这个事件,即便告诉他们,他们也选择不相信。就像政府不想让人知道的许多历史事件一样,唐河当年大放卫星造成的悲剧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淹没;如此多人惨死,连个教训也没有留给后代。

1959年春,饥荒在城市里也有发生,当时政府就号召干部带头让家属离开城市减负,回到农村老家。我爸爸是单位的团委书记,就让我妈妈带着1岁半的我姐回到唐河老家,而我爸单位其它人则没有几个响应这种拆撒家庭的号召。

我妈回乡后,村里食堂已经没有了粮食,春天又是青黄不接,饿坏了的人就吃树皮、烂红薯甚至大雁屎;总之,凡是能塞到肚子里的都弄来吃了。

那时候,我姐姐已经会走会跑了,结果饿得又不会走了,只能在地上爬。幸亏我妈妈带回去一些红糖,勉强维持我姐幼小的生命。多年后每次提到这事,我妈都是满眼泪,我爸则暗暗走开,承受自责。

我们家乡离湖北只有三十公里,湖北那边就没有这边那么惨。这说明唐河的悲剧完全是地方官员搞政绩上交了农民的口粮造成的。

说起多灾多难的老家,让我想起了1975年的板桥水库决堤,淹死和灾后其它原因致死共计二十多万;还是孩童的我亲眼看到了洪水滔天。

这些灾难今天又有几个人知道呢?不让揭露谎言,让谎言一次又一次伤害人民;中国把人祸造成的灾难演绎到极致。

我宁要丑陋的真实,也不要美丽的谎言。


三木:

我母亲在世时,经常跟我唠叨当年的大饥荒,讲我家族的伯祖母躺在床上饿死前,嘴里还念着“那个饭好吃呐!”,念着念着就断气了。


我家是民国时期湖南益阳下湖北荆江蓄洪区的移民,荆江平原,是神州有名鱼米之乡。

我们相邻的那几个村子都说湖南话,是民国末年的国共湖南内战时,从湖南逃难到的湖北荆江分洪区的芦苇荡,开荒种田,形成村庄。

1954年长江又发大水,荆江溃堤千里,沿江鱼米之乡顿成泽国,淹死而后饿死的人无数。

我母亲常唠叨如何带着我的两姐姐、三个哥哥流浪在未倒的江堤上,住在茅草棚里,我的两个姐姐就是那时饿死、病死的。

我在上小学时,70年代末,农村老家还有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运动,一家只能养三只鸡一只鸭,多的必须用刀砍死!



留恋:

别说50年前的事情了,我前一阵看柴静写的《看见》,10-15年前的事情,恍如隔世。

黑暗星星:

50年前历史都搞不清的,却天天大讲5000年文明。

王小姐:

河南,千里平原的好地方,极左人祸不断。

Sunshine

唐河当年放卫星饿死人我还真是没有听说过,也没有从当年的课本中了解到。

1975年的河南板桥水库决堤我倒是听说过,因为当时洛阳派了医疗队前往支援漯河。我的一个邻居作为医护人员去支援灾区,不幸在灾区感染了脑炎去世了。她是我母亲的同事。当时我记得她女儿刚16岁,哭得撕心裂肺,她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很可怜的。

Judy

我始终认为,中华民族勤劳,聪明,善良;如果有好的体制,不但民族自己幸福,也会对全世界做出巨大的贡献。但是,苦难深重,还是要靠自己的觉醒。

鹦鹉

只要有法治和谋生的自由,中国人在世界那个角落都很成功。


你的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