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士:中美地缘政治竞争下太平洋岛国眼中的中国

作者:Dr Peng Lifang

本文是彭博士应约为毛传媒撰写的从太平洋岛国的视角看中美在太平洋地区角逐影响力的大作。 彭博士以7月中在斐济举办的太平洋岛国论坛作为切入点,表述了太平洋岛国对中国政府的看法与西方(尤其美国和澳大利亚)观点的不完全相同;同时,也阐明了太平洋岛国政府和民间对中国的态度和看法为什么存在着分裂。 – 编辑/毛芃

2022年7月11日至14日,第51届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s Forum / PIF )于斐济首都苏瓦召开。不同于以往,此次论坛召开的背景有以下四件令外界关注的重要事件:

  • 所罗门群岛并未考虑其他一些太平洋岛国如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和新西兰的担忧,同中国于4月签署了一项安全协议(Security Agreement);
  • 中美两国对太平洋地区的兴趣和活动都日趋增加,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5月26日至6月4日的太平洋岛国之行及此行签署的52项双边合作成果;中国提出了同太平洋岛国的多边安全合作协议(公报草案和五年行动计划 /a draft communique and Five-Year Plan Action),但遭到拒绝;
  • 美国协同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英国于6月24日宣布成立蓝色太平洋伙伴( The Partners in the Blue Pacific) 之倡议;
  • 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国为处理论坛秘书长候选人之争执而进行和解行动(the Pacific reconciliation),因为论坛秘书长候选人之争执的解决办法 – 苏瓦协议 / the Suva Agreement – 并未令基里巴斯满意,基里巴斯于是决定退出PIF;作为PIF成员国的马绍尔群岛、瑙鲁和库克群岛则未出席此次论坛。


笔者注意到中国大陆媒体《南方都市报》在报道中国与太平洋岛国政党对话的新闻中,提及四国“退出”第51届太平洋岛国论坛,而后讲述四个岛国“缺席”论坛 ,似乎将“退出”与“缺席”等同。

然而英文媒体在报道相关新闻时,对于“退出”和“缺席”有严格的区分。在说明基里巴斯的立场时,英文媒体使用的是“withdraw from the forum (退出论坛)”,而在描写马绍尔群岛、瑙鲁和库克群岛时,使用的是 “没有出席论坛(did not attend the forum 或were not present at the forum)”。



同新西兰一样,太平洋岛国在如何处理同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时也有自己的思考,他们不想让太平洋地区成为中美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而是想迫切解决气候变化、疫情时代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医疗卫生和教育等问题。

气候变化是太平洋岛国领导和此次论坛中的首要议题。从太平洋岛国的视角来看,中美在太平洋地区的竞争绝不应该成为中美遏制对方的手段;中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如果想要进一步加强同太平洋岛国的友好与合作关系,则需要帮助太平洋岛国解决他们首要担忧的气候变化问题。

就中国政府积极参与在太平洋地区的活动这一议题,太平洋岛国内部(政府和民间)的看法与西方(尤其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观点并不完全相同。太平洋岛国对中国同他们的关系之评估与中国政府如何评价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也存在一定的差异。


岛国对中国看法分裂

具体而言,太平洋岛国对中国(中国政府和中国人)的看法不像他们的西方合作伙伴那样负面,而是比较分裂的——有持乐观态度和正面评价的人,也有持负面或怀疑态度的(如同台湾保持着外交关系的岛国或者近几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PRC) 建立了外交关系的一些岛国的反对党及其支持者)。岛国此种对中国看法的分裂与中国政府非常正面的报道和美国与澳大利亚比较负面的报道都有所不同。

从岛国的视角来看,岛国对中国(PRC)产生分裂的看法主要与以下因素相关:政治价值与体制之差异和与此相关的新闻媒体自由之程度以及岛国与台湾的复杂关系。

当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结束太平洋岛国之行,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日本宣布建立《蓝色太平洋伙伴》 之后,英文政治刊物 《外交家》(The Diplomat )的总编Shannon Tiezzi女士邀请了太平洋岛国的记者和研究太平洋岛国的学者从太平洋岛国的角度探讨了岛国是如何看待中国和中国对太平洋地区的影响这一议题。

被邀请的专家包括Henry Ivarature 博士、 Lice Movono女士 以及Patricia O’Brien 博士。Henry Ivarature 博士来自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他在新西兰惠灵顿的维多利亚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Lice Movono 女士是一名驻斐济记者,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网站、英国《卫报》以及新西兰电台RNZ报道太平洋地区的新闻。 Patricia O’Brien 博士是研究太平洋地区的学者,任职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美国乔治城大学和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太平洋岛国对中国看法之分裂

在谈及太平洋岛国是如何看待中国和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活动对该地区产生的影响(如政治稳定性 /political stability)时,两位来自太平洋岛国的专家之分析都体现了岛国政府和民间对中国的看法不像西方那样负面,而是比较分裂的,既有正面的评价也有负面的看法。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Patricia O’Brien 博士表示:“太平洋岛国对中国人以及对中国这个国家的态度与华盛顿看中国的态度截然不同。”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Patricia O’Brien 博士

驻斐济记者Movono女士提到在岛国,公众对中国的正面与负面看法之比例可能是50% 比50%。很多岛国人将PRC( 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一个友好的合作伙伴(a friendly partner);例如 PRC 为很多斐济人民提供了基础设施援助,尤其是教育资助,这里的人们和政府可能并不像西方那样对中国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驻斐济记者Lice Movono

Henry Ivarature 博士也分析了现任所罗门群岛政府对中国的正面看法。从索国政府的角度出发,与 PRC 签署安全协议是出于自己的国家利益而做出的决定。所罗门人民选举了他们的领袖,而他们的国家领袖为了国家利益选择与PRC 签署协议。这一行为与所罗门的外交政策 – ” be friends with anyone” (同所有人做朋友)-  是一致的。所罗门政府将中国视作朋友,而不是敌人或者敌对国家( a hostile country)。换言之,中国是一个能为所罗门人的福祉提供帮助的国家。与此同时,所罗门总理Manasseh Sogavare也强调了自己国家的主权性,对一些干预所罗门群岛内政的行为表示不满。

Henry Ivarature 博士

然而,有些新闻媒体界、岛国政府和政党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活动也存在军事安全、政治稳定与政治价值方面的疑虑和担忧。这也使得太平洋岛国作为一个整体,很难就中国提议的中国 -太平洋岛国安全协议 China-Pacific Islands security pact ,包含一个公报草案和五年行动计划/a draft communique and Five-Year Plan Action ) 达成共识。这个多边安全合作协议(中国与10个有外交关系的太平洋岛国的协议)是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太平洋岛国时提出的。

据路透社报道,5月30日召开的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外长会议之前,中国将草拟好的安全协议发送给10个岛国,但提议很快遭到密克罗尼西亚(Micronesia)总统 David Panuelo的反对。Panuelo 总统就此事给21位岛国领袖写了一封信。 他在信中说,他的国家“认为应该拒绝‘预先确定的联合公报’,因为他担心这会引发中国和西方之间的新‘冷战’。 ”



Movono女士和Ivarature 博士的评论也显示,对于中国提议的这一区域性安全协议,太平洋岛国作为一个整体,目前还不能与中国达成共识;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外长王毅的太平洋岛国之行,因此,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成功(Movono之评论)。

Ivarature 博士还深入分析了岛国对中国参与太平洋地区事务的担忧和疑虑(主要因为政治价值和体制之差异),这些担忧或许构成了岛国作为一个整体未能与中国达成区域性安全协议的一些因素。


  • 担心岛国民主治理模式受侵蚀

Ivarature博士指出,他的疑虑和担心是随着岛国与中国往来的加深,岛国的民主治理模式和与此相关的透明、问责、公开(transparency、accountability、openness)可能会受到潜在的侵蚀(potential erosion)。

Ivarature博士将澳大利亚政府与中国政府同所罗门签署的安全协议进行了比较。在他看来,澳大利亚政府与所罗门在2017年8月签署的安全协议(Australia-Solomon Islands Bilateral Security Agreement),与中国同所罗门签署的安全协议有一个不同之处:澳大利亚与所罗门的双边安全协议对公众是公开的,可以从网上获得;然而,中国与所罗门签署的协议之具体内容不是公开的。对于太平洋地区而言,这就缺乏了透明性和公开性。

Ivarature 博士认为这一类安全协议应该对公众开放,中国的处理方式和威权政体(authoritarian state)对民主制的岛国而言可能会造成治理和问责方面的问题 。



  • 对言论自由的担心

Ivarature博士谈到的担忧可能确实反应了部分岛国人对中国的疑虑。在中国外长王毅访问所罗门之前,所罗门当地的媒体组织Media Association of Solomon Islands 就向外界发布了一则通告,抵制中国外长的访问和两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该媒体组织的总负责人Georgina Kelea 解释他们并不是不尊重所罗门政府和中国政府,而是对记者和媒体被政府对待的方式感到十分失望:新闻发布会不对媒体完全开放;发布会只允许提2个问题,一个问题由所罗门记者向所罗门首相提问,而另一个问题由中国媒体向中国外长王毅提问。Kelea女士认为这样的做法与太平洋岛国保障的新闻媒体自由和民主价值不相符。

  • 与台湾的关系

除了政治价值和制度之差异外,另一个让一些岛国政府和反对党及其支持者对中国持有怀疑或负面看法的因素是某些岛国与台湾的关系问题。截至2019年9月,大洋洲14个独立国家中,有10国已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建立了外交关系,只有4个岛国(马绍尔群岛、瑙鲁、帛琉共和國、 图瓦卢与台湾维持着外交关系。在1980年到2019年9月之间,基里巴斯、瑙鲁和所罗门群岛三个岛国围绕该不该承认PRC 为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该与PRC 还是与台湾建交这些问题举棋不定。他们曾与台湾和PRC建交、断交又复交。

基里巴斯1980年到2003年11月之间承认PRC;2003年11月到2019年9月20日之间转而与台北建立外交关系,并支持台湾在联合国的席位。 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时,基里巴斯总统 Taneti Mamau 还曾前往台湾参加蔡英文的就职典礼。但自2019年9月20日后,基里巴斯宣布与台湾断交,恢复与PRC 的外交关系。

瑙鲁现任政府承认台湾为中国合法政府(1980年与台湾建交)。但在2002年,Rene Harris 政府转而与中国建交;2005年5月,瑙鲁又恢复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所罗门群岛于2019年9月与中国建交,在此之前一直保持着同台湾的外交关系(与台湾1983年5月23日建交)。

由此可看出,部分岛国成为中国与台湾在太平洋地区激烈争取的对象。这一竞争从1980年以来一直持续到现在,而且还将持续。



因此,部分岛国与台湾的复杂关系,使得他们对中国存有疑虑。以所罗门群岛为例,发生在2021年11月 首都霍尼亚拉唐人街的反对当局政府的骚乱事件,就反应了当地反对者对转而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所罗门政府的不满和对中国政府以及当地中国人的敌视。

根据Ivarature博士的描述,骚乱仍然影响所罗门内部对PRC 的分裂的看法:所罗门那些承认台湾的省份(支持前首相Rick Houenipwela的省份 )与承认中国的现任中央政府(由首相Manasseh Sogavare领导)之间的紧张关系和冲突也仍将持续;如果PRC继续试图劝服那些与台湾保持着外交关系的岛国与台湾断交,而台湾继续与某些岛国保持着外交关系,那么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政治稳定仍将受到影响,支持PRC的岛国人和支持台湾的岛国人之间的紧张和冲突也将继续存在

所罗门2021年11月Honiara 骚乱事件

与生存相关的问题对岛国更重要

除了讨论岛国如何看待中国这一问题外,《外交家杂志》总编Shannon Tiezzi女士还与参会的专家讨论了另外两个与主题相关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与华盛顿相比,人权与南海等议题对岛国而言是否构成很大的担忧?第二个问题涉及太平洋地区的区域统一/团结,大国在太平洋地区之间的竞争是否会将该地区分裂成竞争板块?  Kiribati今年决定退出PIF(太平洋岛国论坛)、所罗门与中国签署了双边安全协议,这些是否对太平洋地区和岛国的团结造成了真正的威胁?中国是否会成为致使太平洋岛国地区产生分歧或分裂的政治问题?


《外交家杂志》总编Shannon Tiezzi女士

针对以上两个问题,作为一名职业记者,Movono女士根据自己长期在斐济的生活经验分享了自己的观察和看法。根据她的讲述,在岛国,人们对人权和南海问题的看法和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对这些议题的看法不完全相同。

岛国的看法可以区分为政府层面的认知和普通民众的认知。岛国政府和官员对这些议题的认知明显要多于普通民众,这种认知也解释了为什么岛国政府认为同西方的联盟(alliance)也是至关重要的。然而,普通民众基本不怎么关心这些议题,他们掌握的相关知识也比政府少。岛国普通民众更加关心的是气候变化引发的生存问题(survival concerns):面包和黄油、岛屿下沉和粮食安全。

从这个意义而言,同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如果能帮助岛国人们解决这些与生存相关的问题,那么这种合作协议同样也是重要的。因此,虽然普通民众对人权和南海议题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在考虑他们的政府是否该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关系时,他们并不以他们对人权和南海的认知为基准去做决定。

作为对女记者 Movono的评论之补充,Ivarature 博士设想了一种极端的情况。他认为如果到了岛国不得不做抉择的时刻,必须通过投票来达成某种共识,那么岛国必须选择民主价值。


中国是否会导致岛国分裂

谈及中国是否会成为致使岛国分裂的政治问题,专家一致认为岛国的团结不会受到中国的影响,因为太平洋岛国拥有相似的语言和文化,是一个大家庭,大家有共同的问题需要面对和解决;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气候变化问题,其他议题都不如这个议题重要。

Movono女士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并不会成为导致岛国分裂的政治问题。首先,在中国还没有与所罗门签署安全协议之前以及中国没有与其他岛国签署合作协议之前,太平洋岛国已经在为该地区的和解与团结做努力。在此次岛国论坛上,各国领袖都表示要确保太平洋和解(Pacific reconciliation)的顺利进行。岛国之间的协议为“绅士之间的协议(gentlemen’s agreement)”, 岛国拥有彼此相互尊重的共同文化,这个大家庭面对共同的挑战时,会选择携手解决问题。

Ivarature 博士对女记者Movono的观点表示认同。他认为太平洋岛国作为一个整体,这次在中国外长访问之际,婉拒了中方提议的中国-太平洋岛国安全协议, 而不把这个议题放在“太平洋和解”的会议中进行讨论,在他看来这体现了岛国从区域的整体性和稳定性方面思考与自身利益相关的重大问题的能力。这也向外界展示了中国并不能使太平洋地区分裂或者导致部分地区不稳定。


结 论

综上所述,太平洋岛国政府和民间对中国的态度和看法是比较分裂的,有积极肯定中国对岛国提供援助的,将中国视为友好的合作伙伴的人,也有对中国持有批评和怀疑态度的人。总体而言,岛国对中国的看法不像西方政府那样负面。岛国内部对中国政府持有怀疑或负面看法的人主要担忧的是中国与岛国的政治价值和体制之差异。除此以外,部分岛国与台湾的关系也影响了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和评估。


你的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